三大因素“诱多”男性不育,六位男科大咖热议
来源:http://www.szrphb.com  日期:2019-05-21

  “虽然没有确切的流行病学统计数据,但临床上见到的男性不育患者确实呈增多趋势。”在8月24-26日召开的“第十三届中国男科论坛暨第三届中国男科主任高峰论坛”上,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姜辉教授、候任主任委员邓春华教授、秘书长戴玉田教授等6位国内顶尖男科大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婚育年龄推迟”“环境污染”及“心理压力增大”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男性不育的发病人群明显增多。

三大因素“诱多”男性不育,六位男科大咖热议

  

  第十三届中国男科论坛暨第三届中国男科主任高峰论坛开幕

  三大因素致男性不育患者增多

  我国目前没有男女性不孕不育的全国性的流行病学统计数据,发病情况难以精确计算。姜辉教授介绍,据推测,我国不孕不育在育龄人群中的发病率为10%~15%,推算我国目前约有4000万例不孕不育患者,并呈现增加趋势。

  在专家的临床工作中,对男性不育发病率增加的感受更加明显。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姜辉教授(右)接受采访

  戴玉田介绍,江苏省有30多家生殖医学中心,仅南京市就有七八家,现在每家中心的患者量都比较大。近几年,他所在的南京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患者数量明显增加。河南省人民医院男科与能量医学科主任张祥生教授介绍,河南省近几年男性不育的发病率也是逐渐增高。来自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生殖遗传科的麦选诚教授表示,云南省整体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在12%左右。每年大概有5万例新增病例,男性不育总体发病率呈现升高趋势。目前云南有20家生殖医学中心,但远远不足以满足人群的需求。

  男性不育的发病率呈现区域特征。据邓春华教授介绍,东南沿海地区由于城市化进程快,生活节奏和工作压力大,男性不育患者相对较多。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邓春华教授发言

  我国男性不育患者逐年增多,虽然原因并不确切,但有三点被姜辉、邓春华、戴玉田等多位专家一致认为是推高男性不育患者数量的“帮凶”。

  一是生育年龄推后。25岁左右是最佳生育年龄段,随着年龄增长,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生育功能都在下降,而目前我国平均生育年龄在35岁左右,导致不育现象增多。随着年龄增加,诸如代谢综合征、性功能障碍等伴随疾病也会越来越多,这是影响生殖的原因之一。

三大因素“诱多”男性不育,六位男科大咖热议

  二是工作压力大。城市化进程导致生活方式改变,快节奏的工作方式使人体处于紧张状态,从而影响生育功能。

  三是环境污染。包括空气污染、食品污染等原因,综合在一起,容易导致男性不育。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刘德风教授表示,男性不育不单纯是某一个疾病、某一个因素影响的结果,是多因素综合致病,不良的生活习惯,如抽烟、喝酒等,都与其有关。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秘书长戴玉田教授出席大会

  技术进步让大多数患者实现生育愿望

  虽然不孕不育患者在增多,但幸运的是,治疗不孕不育的技术进展更加快速,患者实现生育愿望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在不孕不育的治疗技术上,我国紧跟国际先进水平。据姜辉介绍,在辅助生殖技术方面,如显微取精,虽然比国际发展时间略差几年,但成功率已经差不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显微取精的成功率为47%,国际顶尖医疗机构——美国康奈尔大学医院报告的平均数是48%。

  姜辉认为,我国技术发展迅猛的原因在于我国患者多,医生每天诊治的患者数量相当于国外的10倍,所以技术进展很快。我国一年大约有70万对夫妇采用辅助生殖技术,包括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等等,这个数量在全球来说是比较大的。

  技术进步给不孕不育患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希望。据姜辉介绍,大约90%的患者经过西药、中药治疗得以治愈,另外10%的患者采取辅助生殖技术后,有20%~50%实现了生育愿望。

  然而,目前有些男性不育的治疗存在不规范的现象,患者乱用各种“补药”的现象较常见。戴玉田认为,除了患者自己有病乱投医外,更重要的还是医生对疾病缺乏了解。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求治的不是专业的男科医生,没有更深入地了解患者的疾病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因此,男性不育患者应该寻求到正规医疗机构就医。同时,作为正规医院的医生,要引领规范治疗,除了要求自己做专业的医生外,更多的是要培养专业的男科医生,壮大男科医生队伍,才会给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委员兼性功能障碍学组副组长张祥生教授(右)接受采访

  用“国际标准”为中医药举旗

  我国在治疗不孕不育方面有一个独特优势,那就是中医中药。它与现代医学一起,给不孕不育患者提供了多种选择。邓春华说,在男性不育的治疗中,中医药有它的重要位置,中医的宏观、整体、辨证的指导思想对男性不育的治疗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但是,一直以来,中医中药治疗男性不育缺乏严谨的、采用国际标准设计的临床研究,这阻碍了中医药的临床应用,也影响了患者对它的信任。姜辉表示,中医中药治疗不孕不育的临床研究,很多都缺少使用国际语言、被广泛认可的成功率和数据来支持。

  据了解,此次“连生生”治疗男性不育症多中心临床研究是国内男性不育治疗领域中成药首次采用国际化的方法来做临床观察。由姜辉教授牵头,研究单位包括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南京鼓楼医院、上海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6家国内知名医院的生殖医学相关科室。记者在总结会上了解到,该研究表明,“连生生”在治疗少精、弱精的男性不育患者中,具有非常良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具体研究数据和结果即将在国内权威专业杂志上发表。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生殖遗传科主任麦选诚教授(右)接受采访

  姜辉表示,这次6家医疗机构共同采用国际标准化的评价体系来评价“连生生”到底对男性不育患者有什么帮助,结果发现它在改善精液密度、精子活力等方面,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对不孕不育的治疗效果是不错的。”这项多中心临床研究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他希望研究成果正式发表后,能为我国男性不育诊疗提供一个很好的参考。

  戴玉田表示,该研究显示“连生生”对精子密度、精子活力、精子形态的改善具有一定的作用。同时,他还希望以后能进一步深入研究,希望能看到“连生生”是对弱精症的效果好一些还是对少精症的效果更好一些。

  张祥生说,对“连生生”的临床研究表明,其有效率还是比较高的,对轻、中度的少、弱精患者疗效更明显一些,以后对轻、中度患者可以首选这种治疗药物。

  刘德风认为,对于男性不育的治疗,跟国外相比,我们有中医药的优势。中药的多靶点作用使综合治疗效果较好,众多中成药确实需要多发掘、多验证,对临床指导才更有意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刘德风教授做“连生生”临床研究总结汇报

  麦选诚认为,辨证施治很重要,需要找到适合这个药物的患者再进行治疗。比如它对轻度少弱精患者的疗效比较明显,同时对改善患者疲乏无力、虚弱等症状也有明显的效果。如果患者有明显的适应证,应该坚持使用。对于男性不育患者来说,通过“连生生”治疗提升精子质量和功能,再结合辅助生殖技术,会得到比较良好的效果。

  邓春华建议,通过这项研究,特别是在以后大规模使用的过程中,在临床上把“连生生”的亮点挖掘出来,结合现代医学的办法,既能阐明药理机制的亮点,还能找出它不足的点可能在哪里,如果把这些研究清楚,再用于指导临床,就能更科学地选择患者或者指导患者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治疗,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姜辉强调,此项研究用精子活力、精子密度作为观察指标,采取的是国际通用的研究方法,这也是促进我国中医中药走向现代化、走向国际的一个很好的手段。“这是国际的语言,国际的方法。中成药如果用这样国际的方法去评估,我觉得会更合理一些。”姜辉坦言,这要比现在很多药物说有自己有70%、80%的有效率更加客观真实,更能被国际认可。

  

  “连生生”治疗男性不育多中心临床研究总结会专家合影

  第一排:(从左至右)张祥生、邓春华、姜辉、汪洪峰、戴玉田

  第二排:刘德风(左二)、麦选诚(右三)

  与竞品共生,“大匠精诚”引领行业发展

  中医药治疗男性不育的产品很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竞品之间往往充满你死我活的拼命厮杀。而“连生生”的生产企业联盛药业董事长汪洪峰却并不这么看,也不打算这么做。他告诉记者,与其希望把对手一个个打死,他更希望与同行们一道,各自精耕于自己的定位,把中医中药治疗男性不育这块市场做得更大。“市场做大了,每个人分的蛋糕自然就多了。”

  没有医学大咖们在临床上的观察,也没有学者们通过严谨研究得到的数据,凭借在医药市场拼搏多年的敏锐直觉,汪洪峰意识到,随着环境、饮食、生活方式、生活节奏的改变,我国人群的生殖状况近十年发生了很大变化,男性不育发病率越来越高。他判断,男性不育的这种高发病率趋势在短时间内(未来10~20年)不会有很大的改变。

  基于这个判断,汪洪峰认为,几千年来,我国传统医学对不孕不育有广泛的治疗应用和经验总结,在男性不育这一块,可以充分发挥传统中医药的优势。“连生生”生精片是一个非常经典的中成药名方,经过广泛而长时间的临床应用,已经初步证明了它的安全有效。此次用时2年、6家三甲医院、189例使用国际标准进行的临床验证,再一次用西医的理论方法证明了“连生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他认为这是在做“有意义的事”。他表示,在中医药治疗男性不育方面,总得有人来作为先行者,真正夯实临床证据,相信临床数据和验证方法的科学性,真正服务于患者获益,真正提供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案和药物,从而引领行业健康发展。

  

  联盛药业董事长汪洪峰向专家介绍原药材升级后的“连生生”生精片

  记者了解到,联盛药业的企业精神是“大匠精诚”,践行大匠精诚就是做“精品”中药,做精品的逻辑是坚守于“精方+精料+精工+精心”。在“连生生”的产品生产过程中,就非常清晰地体现出这种“大匠精诚”精神。

  秉承质量源于设计的理念,质量决定于物质基础,在原药材精选严选、内控质量标准提升方面下大工夫。“连生生”是生精片的商品名,全国有5家同名产品,但同名并不意味品质相同。以“大匠精诚”的理念打造优质精品,积极投身于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从而引领行业发展是联盛药业的目标和追求。为此,联盛药业不惜成本,重塑定位,打造“连生生”优质精品和品牌。

  “‘连生生’成分复杂,在选料上做到‘精料’,即精选最好的道地药材,好药材跟一般药材的价格常常相差十倍八倍,而‘连生生’中的名贵药材都力求精选国内最好的道地药材,如冬虫夏草来自青海玉树,有效成分检测高于同类;鹿茸精选国家级养殖中心的梅花鹿二道杠鹿茸作为原料;人参精选长白山原生态下生长15年的林下参。药材好,药才好。中国好药材确实日益减少,采购成本大幅增加,成品药的成本也必然增加许多倍。”汪洪峰介绍说。

  汪洪峰董事长告诉记者,质量和疗效是硬道理,这些年联盛药业一直坚持“三不”原则,即不合格的原材料不入库、不投产,不合格的成品不出库。“我们携手国内顶尖的临床科研团队,用国际化的评价标准进一步验证‘连生生’的临床疗效,所有对产品的精益求精和实事求是、遵循科学精神,都是我们对患者在健康获益上的最大敬畏。希望‘连生生’能为广大男性不育的患者和家庭带去更多添丁加口的喜讯。”汪洪峰如是说。

  该次历时两年完成的“连生生”治疗男性不育症多中心临床研究,证明连生生长期服用安全,对提升精子数量和活力具有明显效果。据悉,研究成果将公开发表于国内权威的、专业的几家核心统计源期刊。

Copyright © 2004-2025 苏州福星助孕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